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
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研究 > 研究论文 > 正文

公众考古活动的分类与传播策略

2015年06月04日 23:00   来源: 《文博》    作者: 马启辰    【 收藏本文
我国的公众考古实践已经步入了“公众介入型” 阶段由考古人单向的知识普及型转向了考古人与受众的双向互动.公众考古活动就是这双向互动中的一种主要方式。
国内许多考古所、考古队、高校、博物馆等机构都开展了各类公众考古活动。然而,与形成了一定规模的公众考古活动形成反差,对于公众考古活动的研究大多还停留在案例分析阶段,对其进行深入的系统研究尚不多见。本文将整合国内各种公众考古活动,尝试从公众考古活动传播目的的角度对其进行分类并分析每种类型的传播策略。
对公众考古活动进行分类,首先需要明确公众考古活动的定义,限定其内涵和外延。公众考古活动的定义如下:公众考古活动是由专业考古机构或个人策划组织的、以考古遗址为依托、受众可在现场参与的考古普及活动。作为互动传播活动,公众考古活动需要事先明确目标受众以及传播目的,并根据这两个因素制定传播策略。本文根据受众对考古学认识的不同程度,将公众考古活动分为普及型、文化型以及准专业型三大类。
一、普及型公众考古活动
(一)目标受众
青少年以及普通市民和村民。这些群体作为公众考古活动的参与者,对考古学的零认知是他们的主要特点。
(二)传播目的
受各类畅销盗墓小说以及鉴宝类电视节目的影响,社会公众对考古学往往存在误解,不少人认为考古就是挖墓、挖宝,更有甚者觉得考古就是打着国家的旗号盗墓、普及型的公众考古活动就是要消除广大社会公众的误解,让他们对考古学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即考古学是一门什么样的学科、考古人从事的是什么样的工作,从而使社会公众认识到考古的科学性并初步树立文化遗产保护的观念。
(三)传播策略
由于普及型公众考古活动的目标受众均为零基础,在活动中向他们传递的信息应以考古学常识为主,不涉及过多的专业内容。
针对普通市民和村民的大规模考古普及活动在中国早期考古工作中就已经出现。例如1955年底,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和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学生,在半坡遗址考古现场组织参观遗址活动并举办了出土文物展,参观人数累计达十多万人次。现在,这类活动主要是以考古工地公众开放日的形式开展,内容包括参观发掘现场以及观赏出土文物。这类活动有两种基本组织方式,一种是由活动主办方主动邀请一些中小学与企事业单位,统一组织学生、员工前来参观,这也是目前采用较多的形式。这种方式的优点在于可控性好,方便组织。另一种方式是事先通过媒体宣传公众开放日,接受市民个体报名,这种方式覆盖的社会面广,但可控性较差,前来参观的人员素质参差不齐,可能影响正常的考古发掘工作。具体采用哪种方式抑或两者结合,还需综合考虑工地发掘进度、交通情况、活动经费、宣传情况、报名情况等因素。
值得注意的是,大规模的考古普及活动在青少年中开展的还不多,但这类活动应当成为今后的一种趋势。20137月,上海市文广局、市文物局、市文物保护研究中心和黄浦区青少年艺术活动中心,共同组织了“上海考古第一课—青少年暑期考古夏令营”
活动,这是上海首次为青少年开设考古校外课堂。
1300名中小学生分8批前往松江区广富林遗址考古工地参观。在参观结束后还由上海博物馆考古部的专家给学生们做了一次现场讲座,地点就选在了离工地不远的文化馆的礼堂。根据反馈情况,相关部门已经将青少年考古普及活动的常态化提上了议事日程。
开展大规模的考古普及活动须注意以下几点第一,通过访谈、问卷调查等方式了解受众的想法。受众调研之于公众考古就像观众调研之于博物馆展陈教育,在做好受众调查的基础上开展的活动才更具针对性。不少省市考古所都设立了公众考古研究中心,做好受众调研应当是其一项重要工作。第二,活动需要分批次进行,每一批合理控制好人数。无论从现场安全、传播效果以及从发掘工作的正常进行等角度考虑,活动分批次都是必须的。第三,活动可通过现场织的公众参观考古工地的活动往往是由考古队员担任讲解员。然而在大规模的考古工地参观活动中,现场讲解人员数量与参观人数比例往往严重失调,讲解员通常顾头不顾尾,在没有专业讲解的情况下,参观者只能走马观花,望探方兴叹,绕着考古工地走一圈之后最大的收获就是感受到了考古的氛围。倘若抽调大量考古队员担任讲解员又势必影响正常发掘,此举可行性铡氏。最理想的解决方案是从高校考古专业招募学生志愿者担任讲解员,但由于时间、地点等客观因素制约,不是每一次活动都能招到足够的志愿者。采用讲座的方式解决这一问题不失为一个上策;其二,在这类考古普及活动中,参观工地现场的主要目的是让参与者感受考古氛围,了解考古现场是什么状态的、考古工作者又是什么样子的,对考古有个感性认识。但是,单有感性认识还不足以让参与者认识到考古的科学性并使之产生保护文化遗产的意识,通过讲座教育让感性上升为理性,将参与者通过现场参观所获得之“是什么”这类信息提升为“为什么”和“怎么样”这类信息。
二、文化型公众考古活动
(一)目标受众
对考古学有一定了解或兴趣的高中生、大学生、一般高学历者、社会公众人物。他们往往阅读过考古读物、观看过纪实类的考古电视节目或是聆听过公众讲座。
(二)传播目的
丰富参与者的文化涵养,让保护文化遗产的观念在他们的知识体系中成为常识。值得一提的是,这类公众考古活动还有一层更重要的目的:让参与者在今后的生活、工作中能带动周围的人一同关注考古、关注文化遗产保护。
(三)传播策略
由于文化型公众考古活动的目标受众范围缩小,活动规模变小、参与人数也变少,活动方式遂变得多样化、内容亦可更深入。
针对高中生可举办考古夏令营。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举办的全国中学生考古夏令营就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案例,从2008年到2014年已连续举办7年,有相当多的可借鉴之处。这一为期10天的活动内容十分丰富,包括:参观考察博物馆、聆听专业讲座、与考古学者座谈、考古调查与发掘实践、文物鉴赏等。值得注意的是,夏令营的招生简章还明确表示该活动欢迎中学历史教师带队参加,历史教师参加此类活动既提高了其自身的业务水平,也可通过之后的课堂教学,让更多的学生了解考古、关注考古。
    对于市民来说,由于他们没有相对固定的长时间假期,可将活动分散于周末进行。活动举办方可制定会员制度,招募会员,会员活动由参观考察博物馆和考古工地、考古遗址等内容组成。例如,上海博物馆多次组织“博物馆之友”会员前往良诸、牛河梁等遗址进行专题考察,并在考察地点举办讲座。文化型公众考古活动中,受众有更高的参与度,他们自己往往也不满足于简单的看遗址和听讲解,更渴望能亲自体验。这类体验活动目前也开展得越来越多。例如山西省考古研究所招募考古志愿者、沈阳市文物局在新乐遗址办的“考古现场零距离”、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举办的川藏北线探险以及自贡盐道与盐运遗址调查等活动。除了参与调查、发掘、整理这种体验之外,进入库房,在专业人员指导下亲手摩擎器物也是一种体验。
需要指出的是,文化型公众考古活动还需要吸引更多社会公众人物参与进来,例如“网络名人故宫行”活动邀请30多位网络名人深度参观故宫博物院。公众人物可以起到意见领袖的作用,在他们的影响下让更多的人士关注考古。
三、准专业型公众考古活动
(一)目标受众
对考古学感兴趣的高校学生、与考古学进行交叉学科研究的其他学科的师生和科研人员。
(二)传播目的
一是让非专业的学生有机会接受较系统的考古教育,让他们在今后的工作学习中遇到涉及文物考古的内容时能正确、全面地考量问题二是让相关交叉学科的师生、科研人员深入了解考古学,为双方在相关领域的合作打下基础。
(三)传播策略
目前国内许多高校都实行通识教育,以复旦大学为例,不少文博课程成为了全校公选课,其中《考古与人类》是通识教育核心课,属于校级精品课程,《考古学导论》以前是文博系的专业课,近几年逐渐向其他院系开放选课,成为全校文、史、哲、经管等学科的选修课。这两门课相加每年的选课人数可达到近300人,占到每一级本科生人数的十分之一,这类考古教育课程起到了在大学生中普及考古学的作用。由于考古学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学科,考古教育在课堂教学之余应当有充分的课外实践,考古活动就是一个重要的手段。以下列举一个笔者参与组织的准专业型的参观考古工地的活动。
2013年春季,笔者作为《考古学导论》的助教,与任课教师一同组织选课学生参观上海广富林遗址考古发掘现场。这类参观考古工地的活动与普及和文化型相比其受众有较多的考古学知识储备,活动内容也具有更高的专业性。这种准专业型的活动在时间的选择上需要考虑一定的时机。此次活动安排在学期中段,此时广富林工地已经过一个半月左右的发掘工作,清理了不少遗迹,并且有相当数量遗物出土。选择这个时间组织学生来考察,既能看到遗迹发掘情况,又可以观摩到出土遗物。另外,此时课程业已过半,学生己经了解了一些考古学的基本知识,前往工地考察可以加深他们对考古知识的熟悉程度,特别是对田野发掘方面的认识。在参观发掘现场时,有些同学也会产生各种问题,有些问题在后半段的课程中会讲到,带着问题去学,对这方面的知识会有更深刻的认识。这次参观考古发掘现场的活动可以说是对课堂教学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
由于考古发掘是一个过程,参观发掘现场只能看到其中的一个侧面,对于没有机会参加田野发掘实习的同学来说,无法看到发掘的全貌无疑是一大遗憾。为了弥补这种遗憾,在考古发掘时可以选择典型探方和典型遗迹,在发掘的不同阶段进行照相记录,将这些照片制作成展板,配以简要说明,在有参观活动时展出。这类以向公众展示为目的的照片应当包含两部分内容:一是遗迹照,表现的是“物”,有条件航拍的也可展示行拍照。二是工作照,表现的是人,以前胶片照相机年代由于条件限制无法拍摄太多工作照,但数码时代突破了硬件限制,更多更全面的工作照有助于帮助公众了解考古人的工作方式与工作内容。倘若以后建造遗址博物馆或考古博物馆,这些影像资料也可为博物馆展示所用。
活动也可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通过考古队员的指导,让学生下探方动手尝试发掘。除了在发掘现场进行体验外,后期整理时也可组织同学前来参观实践,参与浮选、陶片统计与拼对的工作等,通过这些体验活动,将课堂上抽象的知识转化为形象的亲身经历,加深对考古学的认识。
四、思考与小结
本文所定义之公众考古活动指以考古遗址为依托的狭义的现场参观、参与类活动,这里涉及到考古遗址的利用问题。张忠培先生在谈到大遗址工作应遵循的方针与原则时指出:“利用大致可分为专业学术研究者之利用和非专业人士观赏以陶冶心境、丰富文化涵养和提高素质之利用。”公众考古活动对考古遗址之利用当属后者。张先生又提出了两个“利用”的关系:“专业学术研究者之利用是提高,是深入,是源;非专业人士之利用是普及,是浅出,是流。”闭向非专业人士普及考古有赖于专业学者研究这一学术基础。具体到前文所述三种类型的公众考古活动,考古学认知体系就是其学术基础。由于目标受众与传播目的的不同,其“提高”程度—即学术基础亦有深浅。普及型活动是基于考古学认知体系中的常识,文化型活动基于该体系可浅出的一般知识,准专业型活动基于该体系中某些深入而可浅出的专业知识。目前国内的公众考古活动主要集中于后两类,大规模普及活动开展得还不够,这类活动可以先在青少年中开展,以中小学生课外实践的形式常态化。随着公众考古在国内的不断发展,大规模普及型的公众考古活动应当成为今后的趋势。

(责任编辑:Dureen)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登录
验证码:
共有0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主编信箱    |    在线投稿    |    版权
版权所有: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备案号: 晋ICP备11004517号
地址: 山西省太原市文庙巷33号 邮编:030001      电话: 0351-5259151      E-mail: kaoguhui_sx@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