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
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

当前位置: 首页 » 探索实践 > 公众排头兵 > 正文

专为文物拍“艺术照”

2015年09月16日 16:00   来源: 《北京晚报》       【 收藏本文
毗瓦巴像 张林摄于首都博物馆
张林拍摄的青瓷刻花梅瓶标本
生活中,他叫张林,是故宫博物院工作刚满一年的年轻人;微博上,他叫“柳叶氘”,是博物馆圈子里知名度颇高的摄影师。全国20个省份、数十家一级博物馆、十几万张照片——文物与博物馆的美好,通过他的表达被更多人接纳与赞美。失望的调查激发责任感。
张林对博物馆最初的印象来自于年幼时游览上海、参观上海博物馆的回忆,“对展品的印象已经很模糊了,只是非常清楚地记得上海博物馆外的玻璃幕墙倒映着天空和城市的影像,光影流动令人神往。”令张林自己也没有想到的是,2007年,阴差阳错、机缘巧合之下,他考进了中央民族大学博物馆学专业。
大学四年,学习努力的张林一直在班里名列前茅,但真正对他产生震撼、让他对博物馆行业有了更深层理解的,却是大一暑假一次实践考察的经历。“其实,那只是一次非常基础的调查,考察的是北京市民对博物馆行业的认识、熟悉程度。”2008年,张林与同学们共同设计并在北京十几家博物馆内、外发放了上百份调查问卷,问卷内容涉及“你去过博物馆吗”、“你经常去博物馆吗”、“原本收费的博物馆免费开放后,您去博物馆的次数有何
调查的结果却不尽如人意,“发放出了100多份问卷,结果发现经常去博物馆的调查对象还不到两位数,有逛博物馆习惯的人几乎没有。”对这样的结果,张林感到有点小小的失望,“在2008年,博物馆对于整个社会来说竟是如此的小众。”但他也反思自己,“我在上大学读博物馆学专业之前,对这个行业也几乎是毫不了解的。”这也激发了张林的斗志,“如何让博物馆为社会公众接受、了解,让更多人走进博物馆,这是一个热爱自己专业的博物馆人的责任!”
为文物拍张“艺术照”
张林从高中起就爱好摄影,但真正拿起相机走进博物馆是在念大学以后。当时,国家博物馆正在改扩建,首都博物馆是北京城优质文物展品的“集中营”,张林也就成了首博的“常客”。大二,张林在首博观展时,在文物修复展示环节,捕捉到了一个“化腐朽为神奇”的镜头:一块古老残缺、浸泡在蒸馏水中的织物,在倾泻的光线下,与水中的倒影共同形成了一个线条温柔、色泽美丽的“沙丘”。“古旧的文物在光线与拍摄角度的配合下,能在镜头里形成如此美好的造型,这给我带来了震撼。”
在这张照片的启发下,张林开始在博物馆里捕光捉影,为文物们留下美丽的“艺术照”。一次拍摄首博龙泉窑展的过程中,一件残破到看不出原有器型的梅瓶标本引起了他的注意,“梅瓶表面是青玉色釉面,瓷器内部的白色衬托出清纯的感觉,配合着展览绢色的背景,给人带来清新脱俗的层次感。”拍出的照片效果果然没有令他失望:不仅画面的配色和层次极佳,标本边缘的线条还构成了一个非常别致的造型,“特别像是珠穆朗玛峰的北坡。”捕捉到了这么巧妙、美好的画面,让张林信心大增,决定认认真真创作一些文物摄影的佳作。
摄影师“柳叶氘”走红微博
张林的博物馆摄影作品真正为许多人知晓,是在“柳叶氘”微博走红之后。2011年,成绩优异的张林被母校保送至北京大学读研究生,就读考古及博物馆学专业夏商周考古方向。其实早在本科期间,张林把自己的许多“得意之作”都上传到了人人网的相册,引起了不少同学、朋友的赞赏。这让张林萌生出了一个念头,把自己的作品出一本博物馆摄影集。张林将出书的想法向一位老师征求意见,这位老师提出建议,“直接出书有点冒险,不如将作品上传到刚刚流行不久的微博,在公共平台发布,看看人们的反应。”张林觉得这是一个可行的办法,便开始使用“柳叶氘”的微博账号展示博物馆摄影作品。此后,在微博上的佳作频出让“柳叶氘”成了博物馆圈子里知名度最高的摄影师之一,尤其是他拍摄的“馆记”系列,更是拥有大批拥趸。
令张林自己特别满意的一幅拍摄于首都博物馆的明代毗瓦巴像,被他命名为《以手定日》。“以手定日”其实是藏传佛教的一个传说,讲述了上师毗瓦巴曾与卖酒女打赌以手定住太阳的故事。而陈列于首博的明代造像左手高举、食指指天,表现的正是这个场景。拍摄毗瓦巴像时,张林另辟蹊径,没有直摄佛像的正面,而是选择了背面,以仰望的角度“望其项背”,体现了一种敬慕感。令人拍案称绝的是,毗瓦巴的食指正对圆形的光源,犹如手指太阳,暗合“以手定日”的主题。展览的灯光,经过四周展柜玻璃的映照、反射,在毗瓦巴像周身形成了顾盼呼应的缤纷光斑,整幅画面梦幻般流光溢彩、光影浮动。
到目前为止,张林的“博物之旅”一共涉及20个省份。全国百余家一级博物馆,他已拍摄了大半。
万里挑一入职故宫
作为一个考古文博专业的学生,张林在读书时也参与过不少考古实践。比如在郑州西郊发现了龙山时期至西周五六个堆积层的文化遗存,其中包括当时居民的生活区和墓葬区。比如参与隋唐洛阳城工程应天门的西阙门的发掘工作,“这里本是一个被当地人称作‘武则天的梳妆台’的小土丘,经过我们的发掘,一座与故宫午门形制相似的阙门出现在眼前。我们还在城墙脚下发现了一个有大量宋代货币的窖藏。”虽然有着较为丰富的考古实践经历,但在毕业择业时,经过慎重考虑,张林还是决定选择进入能让文物为社会公众知晓的博物馆平台。
故宫博物院是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保存最为完整的木质结构古建筑,拥有180万件文物藏品。故宫是众多考古、文博专业学子梦寐以求的理想平台,张林也是其中之一。张林回忆,进入故宫的竞争是激烈的,“第一轮笔试共有9000多人参加,考试时占满了北京林业大学的整栋教学楼。”经过层层选拔,张林最终被故宫挑中,为自己的7年大学生涯交上了一份完美答卷。
工作一年有余,古老的故宫和朝气的团队让张林对博物馆行业有了更深的认识,“让博物馆为公众熟知,融入人们的生活是寻求发展的必然。”而微博上年轻的人气博主、博物馆摄影师“柳叶氘”,正在致力于此。

(责任编辑:Dureen)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登录
验证码:
共有0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主编信箱    |    在线投稿    |    版权
版权所有: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备案号: 晋ICP备11004517号
地址: 山西省太原市文庙巷33号 邮编:030001      电话: 0351-5259151      E-mail: kaoguhui_sx@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