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
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

当前位置: 首页 » 考古之殇 > 流失的国宝 > 正文

日本根津美术馆的中国文物

2015年11月17日 11:00   来源: 《紫禁城》    作者: 汪莹    【 收藏本文

    表参道,与银座齐名的高级商业街,在东京都原宿至青山全长约一公里的街道上云集了诸多世界著名品牌,被誉为「东方的香榭丽舍大道」。出自国际知名建筑师之手的品牌旗舰店与流行服装店鳞次栉比,将这里变为了商业建筑争奇斗艳的舞台。步行几分钟距离来到不远处的南青山一角,浓郁的绿植包围着一处同样出自大手笔却截然不同于商业建筑的艺术殿堂,它就是二〇〇九年新装开馆的根津美术馆,由日本著名建筑师隈研吾设计完成。


根津美术馆

    根津美术馆隶属于根津财团,主要展示东武铁道公司(东武)初代社长根津嘉一郎收集的东洋古美术品。东武拥有连接东京都、埼玉县、千叶县、栎木县、群马县的关东地区最大交通网,是仅次于近畿铁道公司(近铁)的日本第二大民营铁道公司。以东武雄厚财力作为支撑,被称为「铁道王」的根津嘉一郎收集了数量众多的东洋古美术品。他深谙「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道理,希望「毕生收藏、众人同享」。在他逝世后的昭和十六年(一九四一年),根津美术馆在其故地南青山开馆,实现了他的遗愿。


根津嘉一郎

    日本的私立美术馆,大多成立于二战结束后,比如泉屋博古馆(一九六〇年)、大和文华馆(一九六〇年)、出光美术馆(一九六六年)等。在为数不多的成立于二战前的私立美术馆中,根津美术馆与京都藤井齐成会友邻馆、东京大仓集古馆、神户白鹤美术馆、仓敷大原美术馆一起被认为是近代日本第一批私立美术馆,早在开馆之初就拥有藏品四千逾件。这些形成于战前的藏品构成了美术馆的坚实基础,尤其经过战乱和战后萧条,当同样形成于战前的益田孝藏品、原三溪藏品由于种种原因相继流散后,根津嘉一郎的战前收藏能够得以完整留存并入藏美术馆就更显不易。经过七十余年的发展,目前的根津美术馆拥有超过七千余件的日本和亚洲艺术品,包括国宝七件,重要文化财八十七件。除了战前实业家通常都会收藏的茶道用具之外,还涵盖有佛教绘画、古写经、雕刻、漆器、陶瓷、金工、木竹工、染织等,几乎囊括东洋美术所有门类的顶级作品,令众多私家美术馆难以望其项背。收藏的中国文物从青铜器、佛像、陶瓷到书画、玉器、漆器,门类丰富,精品众多,尤以青铜器和佛像最为闻名。

    在日本,根津铜器是可与泉屋铜器比肩的两大中国青铜器收藏,从诸多细节中均可看出两家不尽相同的入藏过程。从收藏时间来看,泉屋铜器形成于明治三十、四十年代,普遍认为与当时八国联军侵华导致的文物大量散失海外有关;根津铜器的收藏是从明治末期开始、经历大正、直至昭和初期,正是中国青铜器由于私掘滥盗而大量流出的时期。从藏品内容来看,泉屋铜器在早期拥有诸多可以摆放于书斋,适合文人传统鉴赏的小型器,中期开始收入大型器,是明治时期日本社会接纳青铜器的缩影;根津铜器以遗址出土用于随葬的大型器居多,是明治末期至大正时期中国青铜器大量流入海外市场的直接反映,尤其与殷墟铜器的流失关系密切。

    根津铜器大部分是殷商晚期至西周的藏品,大多出土于中国河南地区的古墓,在二十世纪前期流入日本,其闻名世界的原因之一,是拥有诸多出土于安阳殷墟侯家庄商王陵区的大型器。侯家庄是河南省安阳市洹河以北的一处遗迹,隔河与小屯宫殿区相对,由于埋葬了盘庚迁都之后的诸多帝王而闻名,是殷墟遗迹中的王族墓群。清末,随着与侯家庄一水之隔的小屯村发现了甲骨文,整个殷墟地区的盗掘之风便愈演愈烈,以致于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后期科学考古发掘开始之时,很多随葬品都已经被村民和古董商先行盗卖,其中包括许多珍贵铜器。


饕餮纹方盉

    饕餮纹方盉是根津美术馆的镇馆之宝,三件方盉形制巨大,高达七十余厘米。方盖均为兽面,注水口正是兽嘴大开的地方。鋬上饰有鹫鸟、夔龙等,鋬内分别铸有左、中、右铭文,表明其有严格的摆放位置和使用方法。三件方盉器形制类似却又各不相同,分别铸有伏虎、伏龙、夔龙的动物形,器宇轩昂、庄重威严。在一九三五年至一九三六年英国伦敦皇家艺术学院举办的中国艺术国际展览会上,日本出展的四十五件作品中包括十二件根津藏品,饕餮纹方盉无疑是其中最重要的展品之一,曾被选为「最佳展品」。参与展会的美术史家矢代幸雄在自己的著作《我的美术经历》中这样记录:「展会每周都会选出一件『最佳展品』,放置在最为引人注目的位置。开展伊始,第一周的『最佳展品』花落谁家是众人关注的焦点,当饕餮纹方盉出现在展场中央时,所有人都被其独特的造型所吸引。」得知此事的根津嘉一郎非常得意,特意将这条消息刊登在公司的内部刊物上。

    三件方盉的入藏过程,几乎可以断定与安阳殷墟的私掘墓葬有关。我国著名考古学家石璋如在一九三四年前往侯家庄进行考古发掘时,曾有村民告知侯家庄出土了三件「高射炮」,后卖给了日本人。「高射炮」是安阳当地百姓按照器形特点对青铜器「盉」的俗称,现在可以知道,这三件「高射炮」就是藏于根津美术馆的三件方盉。一开始根津嘉一郎只买入了其中一件(左方盉),方盉独特的造型让他格外留意,一早便断定其具有非同寻常的价值,以至于后来决定将中方盉与右方盉也收入囊中,共花费三万大洋。聚首后的三件方盉极大提升了藏品的整体价值,充分证明了根津嘉一郎的审美眼光。


双羊尊

    双羊尊,根津美术馆的另一件具有代表性的青铜器。动物造型的青铜器并不少见,但是以两羊背对背为造型的目前为止只有两件,同样形制的另外一件存于大英博物馆。两羊背立,各探向一方,面部饰云纹,身体饰鳞纹,腿饰蛇纹,背上负一敞口尊,尊上饰饕餮兽面纹。以兽面纹为中心,双羊左右对称,轮廓优美,又合二一,浑然一体,尽显厚重拙朴、静穆庄重的气概。

    根津美术馆的中国佛像不少来自于山西天龙山石窟,如北齐如来头像、唐代菩萨头像等不下十数件,部分能够在天龙山石窟中找到原来位置。这些佛像大多购自于山中商会—二十世纪初活跃于中国文物市场的最大古董买卖机构。凭借在中国掠夺的数量众多、质量上乘的文物,山中商会在日本国内名声大噪。在日本获邀参加一九三五年伦敦艺展后,日本政府甚至将展品选择、陈列以及与筹备相关的一干事务委托山中商会全权负责,足见其在文物市场的重要地位。根津嘉一郎与山中商会的领导人山中定次郎交往不仅由来已久,而且私交甚好。明治四十年(一九〇七年),根津嘉一郎参与成立了东京美术俱乐部这一融合美术商、古董商、收藏家的活动团体,并以持股一千三百股(共发行三千股)成为大股东,山中定次郎也是会员之一。到了大正时期,东京美术俱乐部发展迅速,旧有大名家的珍贵藏品相继在这里成交,不断创出高价,逐渐成为东京地区极具影响力的艺术品交易市场,可以想见两人在此间必定获利甚多。


唐代菩萨头像

    九二四年和一九二六年,山中定次郎两次前往天龙山,将大批佛像盗运出国,销往日本及欧美诸国。昭和三年(一九二八年)山中商会在京都举办的展会上,天龙山石窟和云冈石窟的诸多石佛都在展出名单上。当时的这类所谓展会,不同于今日用于观赏的展览,而是山中商会为寻找买家举办的「展销会」。据说根津嘉一郎初见这些佛头时曾表示「不大喜欢只有头部的佛像」,但是听说山中商会要把这些佛头卖给美国,却又改变主意将其收入囊中,共购入天龙山佛头四十二个。昭和十二年,他将其中一部分赠送给了欧洲的美术馆,现在英国、德国、意大利等国的博物馆里均陈列有标有「根津男爵捐赠」的中国佛头。来自天龙山第二十一窟的「如来倚坐像」也是在此次展会上由另一位收藏家长尾钦弥购入,在战后入藏东京国立博物馆的。


唐代七宝台十一面观音像

    七宝台十一面观音像,根津美术馆的另一件具有代表性的中国佛造像。七宝台石刻是唐代早期长安城内寺观造像中的重要作品,其中的十一面观音像为七宝台始建期的作品,共有七件,分别藏于美国波士顿美术馆、弗利尔美术馆、东京国立博物馆、奈良国立博物馆和根津美术馆。七件观音像的高度都是一百一十厘米左右,菩萨直立,一手上举,一手下垂。尽管看似整齐划一,但是在雕刻风格上还是存有差异,艺术水准也参差不齐。根津美术馆的这一件观音像右手下垂,左手上举持花蕾,面相丰圆,胸部肌肉发达,腰部紧束,衣纹流畅细密,衣饰、莲座雕刻得华丽且精致,是高水平的初唐雕刻作品。


北齐如来立像

    如来立像是根津美术馆的另一件代表性作品。这件北齐末期的大型汉白玉雕像,除却双手之外的其余部分均保留完整。面型略长,五官线条柔和,唇边浮现似有似无的微笑。身材修长,身覆两层袈裟,衣纹线条简洁,属于北齐佛造像的典型作品。

    对于青铜器和佛像,根津美术馆予以特别重视,在聘请隈研吾进行新馆设计时,对于这两类藏品的摆放位置和灯光设计格外用心。今天我们能够在新馆看到的展品陈列,就是在充分考虑铜器色泽和佛像细部特征的基础上量身定做的,是现代建筑与传统文物的完美结合,让人耳目一新,体现出别具一格的文化魅力。

    青铜器与佛像之外,根津美术馆的宋元绘画和陶瓷也不乏精品,如传李安忠《鹑图》、牧溪《渔村夕照图》、青花花卉纹盘、青瓷弦纹瓶等。


传李安忠《鹑图》

    宋元画本来就是室町时代以来日本人所喜爱的中国绘画风格,一直被作为「唐物」倍加珍重,根津美术馆的宋元绘画多是在近代以前就流传至日本的。《鹑图》印有室町六代将军足利义教的鉴藏印「杂华室印」,在大正元年(一九一二年)入藏,传为李安忠的作品。李安忠善画花鸟、动物,尤其善于捕捉「猛禽捕食小鸟」这类题材,是位曾获「赐金带」殊荣的杰出宫廷画家。在这幅《鹑图》中画家用笔细腻而又深具变化,鹌鹑的毛羽、丛生的秋草、挂于其上的红色枸杞,都体现了画家对自然细密的观察,属于宋画中的精良之作。

    在大正时期以前,日本藏家收集的中国陶瓷器普遍都是用于茶道的陶瓷用具,比如茶碗、花瓶、香炉等。进入大正时期后才加入了许多与茶道用途无关的陶瓷器,这类作品被统称为「观赏陶瓷」。至昭和初期,「中国观赏陶瓷」这一概念得以确立,日本的中国陶瓷收藏摆脱了以茶道为中心的古美术观,进入了全新的「观赏美术」领域。根津美术馆的陶瓷藏品除却一众茶道用具外,就是收集于大正、昭和时期的「观赏陶瓷」,其中最为知名的是一件明代青花花卉纹盘。

    青花花卉纹盘的直径超过六十厘米,口沿绘八类花果折枝纹,盘心以精细变化的线条和浓淡有致的笔触描绘出一派微风吹拂下的原野风情,好似在宣纸上作画一般。整个画面布局工整,淡雅平和,散发出明代青花瓷特有的韵味。

    日本在明治维新之后,涌现了一批因兴办实业而发家致富的企业家,收藏了大批中国文物。他们在一开始往往是出于自身对于中国文物的喜爱,但是发展到后期则自发变为了某种社会责任。尤其在面对由于欧化主义盛行,旧有的工艺美术受到冲击被迫流往海外的情况时,他们不约而同地表现出一种危机感,纷纷希望贡献一己之力将美术品留在国内,根津嘉一郎便是其中一位致力于「美术报国」的实业家。他在晚年出版的图录《青山庄清赏》中这样写道:「我的收藏并非只是满足个人的兴趣,而是认为东亚的艺术品应该保存在东亚,特别是日本。」这样的观念也是包括益田孝、原三溪、岩崎弥之助等一批日本收藏家的普遍认识

    根津藏品能够形成今日的规模,可以说要归功根津嘉一郎卓越的美术鉴赏眼光。对于这一点,他在自传《处世经验谈》中这样写道,「我年轻时就对古董很感兴趣,非常喜欢去古董商店,每次去京都、奈良都会去博物馆参观,也经常参加古董拍卖会。说到鉴赏能力,那并非受教于某人或者开始于某个特定时期,而是在经年累月中自然形成的。」根津藏品的独特之处也在于它几乎可以说是完全倚赖于收藏者个人审美判断的私人收藏,在收藏者并不具备美术专长的前提下,更显难能可贵。

    根津美术馆在建成后不久,大部分展室就由于战争毁坏殆尽,历经三次重建、改建后,又在平成十八年(二〇〇六年)耗时三年半进行了大规模全面翻新。新美术馆完整继承了根津故地原有的庭园、茶室的造园艺术,又在展陈中加入了现代建筑理念和设计元素,将文物之美展现到极致,打造了一处现代建筑与传统艺术和谐共处的美术馆。对于这份先人的收藏,根津后人视若至宝,倍加珍视,继续实践着「毕生收藏、众人同享」的建馆初衷。

(责任编辑:吉羽)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登录
验证码:
共有0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主编信箱    |    在线投稿    |    版权
版权所有: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备案号: 晋ICP备11004517号
地址: 山西省太原市文庙巷33号 邮编:030001      电话: 0351-5259151      E-mail: kaoguhui_sx@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