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
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

当前位置: 首页 » 考古课堂 > 考古记忆 > 正文

走出国门第一铲——记十年前的越南考古

2016年06月14日 16:00   来源: 光明日报    作者: 高大伦    【 收藏本文

        回顾中国一百多年的考古历程,从20世纪20年代的外国人来中国探险和考古调查,到此后的中外合作,再到拒绝外国人来,后来再次中外合作,中外考古学术交流一派繁荣。但是,冷静思考就会发现:这些合作交流都是在中国境内考古,还没有中国考古机构有组织有目的地到国外去考古,从学术和文化交流来说不应该也不正常。

  僵局的打破,就在2006年。

      

专家们正在修复越南遗址出土的陶器 图片由作者提供

  大势所趋 机缘巧合

  2006年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和陕西省考古研究院联合在越南所做的田野考古发掘,是我国内陆省级考古研究机构在国外的第一次田野考古工作。也有人说这是国内考古机构第一次在国外独立发掘完成的考古发掘。

  说起这迈出国门的第一步,可谓大势所趋、机缘巧合。

  1992年夏天,香港中文大学召开郑德坤教授80寿辰的纪念大会。四川因为刚发现了三星堆遗址举世瞩目,尤其是遗址中出土了大量的玉器,加上四川是郑德坤教授工作过的地方,受到了特别的邀请。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四川大学都有专家参加大会。后来,听说越南学者在会上介绍了本国著名的冯原文化遗址中出土的玉牙璋照片,并认为这与三星堆有联系。这消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98年,香港中文大学召开了比1992年规模更大的东亚古玉研讨会,本人参加了那次盛会,和越南参会学者面对面交流并看到了那张玉牙璋的照片。越南学者还表示欢迎中国考古机构去越南考古调查发掘,不由人怦然心动。

  光阴荏苒,到了2004年夏,已调至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工作两年的我,有机会考察了越南国家博物馆。在与馆长交流时,我问他我们单位如果到越南考古发掘,有无可能性?馆长热情地发出了邀请。

  回国后,我立即向同事们汇报了此事,得到了大家的赞成。大家认为,中国考古是该走出国门了,而去越南发掘一处与三星堆遗址同时代,且出过与三星堆相近的文物的遗址,对我院的考古事业发展是个机遇,对推动三星文化的学术研究意义深远,我们应该抓住这个机会。

作者在研究越南遗址出土的玉璋 图片由作者提供

  文化自觉 风险共担

  好事多磨。相关部门虽然高度重视并认真研究,也认为是件好事,但由于史无前例,只能表示爱莫能助。

  咋办,放弃还是继续?

  机会难得,不能轻易放弃!出国考古虽是地方考古所所为,但若成行,在国外一定程度上也是代表中国考古的形象。于是我们决定作为院里自拟项目来实施。为了把工作做到尽善尽美,我们找到了田野考古力量更强、经验更丰富的陕西考古研究院。我们向时任院长的焦南峰先生介绍了情况,也说了面临的困境。他当即表示,这是大好事,愿意和我们工作同进退、风险共担当,很是令人感动。这也更增强了我们去做这件事的决心和信心。到2006年秋,我院和陕西考古院自立项目、自筹经费、各出两人组成的赴越南考古队终于成行了。

  考古队到越南后,受到越南国家博物馆的热烈欢迎,他们派出了专人配合我们的业务和后勤工作。我方考古队详细调查了越方提供的几处遗址,最后选定永福省义立遗址作为发掘点。在越南前后工作近三个月,发掘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尤其是我们亲手发掘出了与三星堆同时期的、与三星堆文化有一定联系的一批遗物遗迹,收获远超预期。

  发掘期间,考古队开放工地让当地民众参观,这支中国考古队的工作得到了越南国家博物馆的首肯和社会的良好评价,考古队员的敬业精神、认真态度都给越方留下深刻的印象。我们新中国考古从调查、发掘,到修复、整理自成体系的理论方法,也在越南的考古工地中得到了较好的应用展示。

  2007年春天,川陕两省考古院在北京举行了越南义立遗址发掘的汇报会,与会的老一辈考古学家 徐苹芳、张忠培、严文明、李学勤等先生,对这项工作给予了高度的评价,认为川陕两家考古院赴越南的考古发掘,在中国考古发展史上有极其正面的示范效应,给中国考古走出国门开了个好头,中国考古发掘应该走出去,也到了能走出去的时候。当然,专家们对出国考古发掘应该着手的语言、专业、文化、外交上的准备也提出了很多好的指导意见,令我们受益良多。

  随后,我们还邀请越南国家博物馆的同行到陕西四川两地访问交流。2010年后,陕西考古院王炜林院长也一如既往地支持赴越南的考古工作。2011年年底,应越南国家博物馆的邀请,我、焦南峰和当年参加发掘的队员们专程前往越南,主要商讨考古资料的整理和出版事宜。此后,报告编写驶入快车道,今年春节后,报告正式交付文物出版社。我们的第一次国外考古——越南考古,画上了句号。

越南遗址出土的高领陶罐 图片由作者提供

  迈出国门 走向世界

  如今,我们非常高兴地看到,在我们越南考古之后不久,国内陆续就有考古机构去俄罗斯、肯尼亚、越南、老挝、孟加拉……特别是在今年三月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王巍先生和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袁靖先生同时呼吁,国家应高度重视中国考古走向世界,提请国家把考古走出国门作为国家间文化交流项目,上升到大国的文化发展的战略高度来对待。

  5月21—23日在郑州召开的首届中国考古学大会,主题就是“走向未来,走向世界”;大会还特别安排了近年在柬埔寨、洪都拉斯、蒙古、乌兹别克斯坦做考古的国内四家考古机构作报告,国际味极浓。

  最近有朋友对我们说,从十年前你们出国考古的一小步,到今天中国考古界出国考古迈大步;从十年前你们出国考古的一个蝴蝶翅膀振动,到今天中国考古即将刮起走向世界的大风,很佩服你们两院当年的勇气和担当。我回答他们说,别把我们当年的决定和行动拔得那么高大上,我们只不过是把考古当事业在做。是职业使命感的驱使、是时代和机遇、是同事们的努力和担当、是领导们的支持和老专家及同行们的鼓励,成就了我们这次国外考古行动。仅此而已。

 

(责任编辑:叶微)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登录
验证码:
共有0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主编信箱    |    在线投稿    |    版权
版权所有: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备案号: 晋ICP备11004517号
地址: 山西省太原市文庙巷33号 邮编:030001      电话: 0351-5259151      E-mail: kaoguhui_sx@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