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
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

当前位置: 首页 » 众观考古 > 考古ing > 正文

韶华不再,唐韵犹存——山西临汾西赵村唐墓的发掘

2016年09月26日 15:00   来源: 《发现山西——考古的故事》    作者: 王金平 陈海波    【 收藏本文
欲要乔迁,考古为先

 

源自于法兰西的唯美城市墅群”“宁静与繁华,一切随心切换”“城西龙首高位——尧丰之西、汾河以东、上风上水、藏林纳湖”,这些华丽的辞藻都是开发商用来形容一处在售的商品房住宅区——临汾三星凤凰府。

 

 

临汾三星凤凰府实景

 

两年多前,在三星凤凰府尚未动工之时,由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和临汾市文物考古工作站组成的联合考古队于2013年11月至2014年1月对项目范围内的西赵遗址进行了部分发掘。西赵遗址位于临汾市尧都区尧庙镇西赵村西100米处,遗址南北长约2000米,东西宽约300米,总面积约60万平方米。本次发掘区域位于遗址中部,发掘面积近2000平方米,清理内容包括灰坑12个、墓葬40座,其中出土墓志的三座唐代墓葬(M2、M17、M45)是本次发掘的最大收获

 

 

西赵遗址位置示意图

 

目前山西省内发现的唐代墓葬主要集中在中部的太原地区和东南部的长治地区,晋北地区也有少量发现,晋南、晋西南的临汾和运城两地则很少,除本次发掘的唐墓外,见于报端的仅有6座墓葬,为运城地区的薛儆墓和侯马的另外5座墓葬。

 

此次发现的唐代纪年墓葬及出土器物不仅增添了山西唐墓的资料,而且为我们进一步了解和研究山西唐墓提供了较为准确的参考。

 

三座墓葬,两种形式

 

 

三座唐墓位置及分布图 

 

唐代北方地区典型的墓葬形式为砖室墓和土洞墓,这三座墓葬中M2和M45为砖室墓,已被盗扰,M17为土洞墓,未被盗扰。

M2位于发掘区东北部,方向195度;M17位于发掘区中部偏西,方向205度;M45位于发掘区南部,方向195度。

两座砖室墓都由墓道、甬道、墓门和墓室组成,墓道均位于墓室南部,为在生土中挖出,墓门均已塌陷,墓室均用砖铺地。M2墓道北宽南窄,平面近似梯形,墓室、甬道、墓门均为砖砌,甬道内用条砖封堵,墓室平面为弧边方形。考古工作者在墓室中部偏西发现I个头骨,由于被盗,骨架较为散乱。随葬物品位于墓室中部和西部。

 

M45墓道南北基本同宽,平面为长方形,墓室为砖砌,墓室中北部发现人骨二具,保存比较好。头骨均向西,男主人位于南侧,仰上身直下肢;女主人位于北侧,侧上身屈下肢,面向男主人。表明男女有别,女主人从属于男主人。随葬品位于墓室中部和西部。

土洞墓M17由墓道、墓门和墓室构成。墓道位于墓室南部偏西,平面为长方形。墓门位于墓道和墓室连接处,墓室平面为多边形,考古工作者在墓室中部发现人骨二具,保存同样比较好,根据残留的木棺痕迹判断为共用一具木棺。木棺西侧比东侧大。与M45一样,头骨均向西,男主人仰上身直下肢,女主人侧上身屈下肢,面部朝向男主人,但是男主人位于女主人北侧。随葬品主要位于墓室南部。

同为墓志,信息有别

墓志指放在坟墓里刻有死者生平事迹的文本,材质一般为石头或者砖。墓志始于秦汉,发现最早的有秦劳役墓瓦志和东汉刑徒砖志。这三座唐墓虽然都出土了墓志,但由于材质、书写方式及保存状况等因素的影响,能提供给我们的信息量的大小是有区别的。

M2的墓志为青石质,深灰色,经磨光处理,长57、宽56、厚14厘米。志盖和墓志分离。志盖断裂,平放于墓室中部,墓志竖立于墓室前部。志盖上用篆书题写着:“大唐晋州洪洞县何君墓志铭”,这就很明确的把墓葬的时代和墓主人的姓名交代了。志盖四刹阴刻卷草纹、侧面阴刻四神。志盖北侧为双朱雀,南侧为玄武,西侧为青龙,东侧为白虎,青龙及白虎均有线条形的翼。墓志用楷体书写墓主人生平,秀丽规整,保存完好。墓志侧面阴刻卷草纹,表面用阴线划出方格。

 

 

M2出土墓志

 

M17的墓志为方砖制成,通体磨光,长32、宽32、厚7厘米。墓志紧邻木棺立于北侧。墓志用阴刻竖线划出10列,志文用墨书写,由于保存较差,目前没有办法释读它,故M17墓志几乎不能给我们提供任何信息。

 

 

M17出土墓志

 

M45的墓志同样用方砖制成,长42、宽42、厚8厘米。出土时志盖和墓志平放于墓室中部偏南。志盖为盝顶形,看不清有无内容。墓志字体为行书,用白色颜料书写,由于保存不好,目前无法完整释读它,仅能看到墓志中有“长安三年十二月七日奄”等内容,其中“年”、“月”、“日”均为武则天时期新造的字。虽然没有提取到墓主人的有关信息,但是我们根据仅有的一些内容仍然可以判定墓葬的年代。相比而言,这比M17的墓志能提供我们的信息量要大得多。

 

 

M45出土墓志

 

陶俑世界,精彩纷呈

 

提起陶俑大家可能最先想到的是秦始皇陵兵马俑,其实在唐代墓葬所有随葬品中,陶俑的种类多、造型生动、制作精美,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陶俑的制作有模制和捏制两种,以模制最为常见,捏制的比较少,且主要存在于晚唐时期。陶质彩绘俑最为常见,盛唐时期,三彩陶俑也比较常见。唐代的陶俑一般可分为四类:镇墓类俑、出行仪仗类俑、家内侍役类俑和动物模型俑。陶俑的随葬在种类、数量和尺寸等方面存在着等级的差异,高等级墓葬中出现数量众多的各类型的陶俑,低等级的墓葬中出行仪仗俑就很少甚至没有。比如M17中就没有出行仪仗类俑和家内侍役类俑,但M17也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是个陶俑的世界,共计48件陶俑。

 

陶风貌男俑20件,高约25厘米。有一种俑整体修长,脸部椭圆,头戴及肩风帽,外穿翻领窄袖长袍,内穿圆领襦衫。左臂贴身下垂,左手藏于衣袖中,右臂抬起弯于右胸下,右手紧握成拳状。另一种俑整体较粗壮,脸部近圆形,风帽形态和外袍的翻领与第一种稍有不同。

 

陶单刀半翻髻女俑11件,高约30厘米。俑头梳高大的单刀半翻髻,上身穿袒胸长袖襦衫,下身穿曳地长褶裙。左右臂相交于腹部,两手藏于襦衫长袖中,腿和脚均藏于长裙中。

 

 

陶风貌男俑和陶单刀半翻髻女俑

 

陶骑马人物俑6件,高在30厘米以上。第一种人物腰部以上已残,马匹保存完好。马头略微偏左,张嘴露齿作嘶鸣状,马鬃齐整,马背上用泥块做出鞍鞯,前鞍桥直立,后鞍桥向后倾斜。马尾较宽且下垂。第二种为小型男骑马人物俑,马头下垂,鬃毛齐整,腿部粗壮,尾部下垂。俑头部略微偏右,浓眉大眼,留八字须,身穿翻领窄袖长袍,短靴套在马镫中,两手弯曲至腹部。第三种为小型女骑马人物俑,马与第二种相似,骑乘者梳单刀半翻髻,穿束胸长裙,裙前有两根较长的飘带,左手弯曲至上腹部,右手下垂,双脚踏于马镫上。

 

陶武士俑2件,高约50厘米。浓眉大眼高鼻梁,八字须,颈部系有结领巾,双肩下系带,内穿长袍、战袍,外穿铠甲,下身穿宽口袴,脚穿靴子,右臂弯曲置于身体右侧,右手握拳状,左臂下垂置于左侧腰部以下。

陶镇墓兽2件,高约25厘米。兽面似虎,双耳上翘,眉骨突出,怒目圆睁,大嘴微张露出牙齿,前腿较细直立,后腿粗壮蹲踞,尾上翘且紧贴于后背。

  陶武士俑及陶镇墓兽

 

另外还出土陶羊2件、陶牛1件、陶狗2件、陶猪2件。

 

 

 

陶羊和陶牛

 

 

陶狗和陶猪

 

唐代的彩绘陶俑及随后出现的三彩俑,将我国古代的陶俑制作推向了高峰,安史之乱以后,陶俑的葬俗日渐衰落。尽管这三座唐墓中没有出现三彩俑,但是M45出土了一件三彩瓶。口径6.3、底径8.1、高25.5厘米。胎体为白色,质地细腻。外壁通体施釉,口沿内局部施釉,釉色呈黄、绿、褐三色,玻璃质感较强。

 

 

三彩瓶

 

纵然破碎,亦为首现

 

玻璃器是我们日常生活中最为常见的器类,但是在中国古代,它却相对是一种“奢侈品”。在春秋战国时期我国先民就已经开始使用玻璃器了,但是在墓葬中发现的玻璃器却很少。

在这三座唐墓中,M2出土了至少属于3件个体的玻璃器残片。可见我们可以看到有一件器物口径3.2厘米,故这些玻璃器的器形都不大。大体呈瓜棱形或喇叭花状,相邻花瓣的部分内凹处以鎏金铜条加固。部分花瓣口沿处也有铜条加固,颜色为青色、浅绿色或灰白色。

M2出土的玻璃器为山西唐墓的首次发现,尽管破成碎片了,但是它对研究山西唐墓乃至全国唐墓仍然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

 

 

玻璃器

 

如此这般,何为唐墓?

 

考古学上通常是根据墓葬形制和出土器物来综合判断墓葬年代的。不同时代的墓葬形制有所不同,但是同一种形制的墓葬形式也可以出现在不同时代。仅根据墓葬形制我们只能大体判断这三座墓葬的时代框架,最关键的还是要看出土的器物。考古工作者当然最希望看到的是出土带有文字的东西,这样对于确定墓葬的性质和年代有极大的帮助,但并不是所有的墓葬都能如人所愿。

M2最重要的是出土了带有明确纪年和人物资料的墓志,根据墓志内容并查阅文献可知墓主人为何洛,字通达,晋州洪洞县人,汉大将军何进的后代,爷爷当过北齐卓郡的太守,爸爸在隋朝任请大夫,他本人在唐高宗永隆二年(公元681年)二月六日葬于州南三里处。连具体哪一年都知道了,此墓为唐墓无疑。

M17确定为唐墓的方式就要复杂些了。类型学是考古学研究的基本理论之一,说的是遗迹和遗物的形态变化过程是有演变规律可循的,细微说来就是由于M17出土墓志墨书内容保存不好,我们要根据这座墓葬出土的陶俑与周边地域墓葬中出土相似陶俑的比较研究来确定墓葬的相对年代。庆幸的是我们在不远处的西安地区就找到了线索。风帽男俑与西安郊区516号初唐墓出土风帽男俑几乎一致。单刀半翻髻女俑与西安郊区唐麟德二年(公元665年)刘宝墓的单刀半翻髻女俑极为相似。骑马男俑、狗、猪、羊与龙朔三年(公元663年)的新城长公主墓同类器物也具有很大的相似性。镇墓兽、武士俑同陕西长安南里王村初唐墓所出镇墓兽和武士俑也较相似。因此,M17的年代应与上述几座纪年墓葬的年代大体相当为唐代初年。

M45的墓志无法完整释读,关于墓主人的更多信息还无法确认,但是根据墓志我们可以知道墓主人死于长安三年(公元703年)十二月七日,墓志中更是出现了武则天时期的造字,这样就确定了墓葬年代应在武周时期,且墓葬的年代下限应在长安四年。

(责任编辑:岑蔚)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登录
验证码:
共有0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主编信箱    |    在线投稿    |    版权
版权所有: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备案号: 晋ICP备11004517号
地址: 山西省太原市文庙巷33号 邮编:030001      电话: 0351-5259151      E-mail: kaoguhui_sx@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