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
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

当前位置: 首页 » 众观考古 > 考古总动员 > 正文

用线条记录历史:连达的古建筑钢笔画

2017年02月06日 14:00   来源: 本站原创    作者: 赵瑞民    【 收藏本文

  我以前就在微信上看到过连达的古建筑钢笔画。当时的印象是,有些我去过的地方,看过的寺庙,不如看他的画印象深刻。为什么呢?一时也没有想清楚,只是因此而心生欢喜,所以也很自然地记住了连达这个名字。

  最近连达把他的古建筑钢笔画出了一本书,叫《触摸·寺庙——山西土地上那些散落的古建符号》,是三晋出版社出版的。恰好本书的责任编辑秦艳兰女士曾经在我供职的学校和专业读过本科和硕士,特意惠赠一本,使我可以摩挲流连,得到了一种快意享受,比在微信上欣赏好了许多。

  读连达的文字和画,首先让我把喜欢的原因想明白了。他的画是艺术品,不是实物,也不是照片,而是一种创作。连达把他对古建筑的发自内心的挚爱融进了画作,表现了出来,影响到观赏的人。像我这类也接触过古建筑而未能深心喜爱的人,就被他的画吸引,从中得到了异于寻常的美的享受。

  连达说:“乡野间的一砖一瓦,甚至一草一木,都浸透着传统文化醇厚质朴的气息,让我身心无比舒畅,在这里,我找到了作为一个中国人的精神归属感和文化认同感,仿佛走进了浩荡不息的历史长河中,似乎能真实地触摸到先民们的精神世界。我喜欢用几支粗细不等的钢笔把古建筑画下来,喜欢凝视这些或雄伟或灵秀甚至破败不堪的古建筑,喜欢想象这些古旧建筑曾经的辉煌与壮丽,也喜欢用心灵触摸这些古建筑所传达的美好与独特,之于我,这是一种无与伦比的享受。”他这份挚爱是如何从画作里面传达出来,这个机理我弄不清楚,然而事实就是如此,看他的画,就能感受到那些古建筑的灵气,就能欣赏到古建筑的美感,能得到自己亲临现场却不能体会到的感觉。

  我想,这大概就是艺术的感染力。

  现在大家都能随时随地拍照,古建筑的照片随处可见,而像我这样从事文博工作的人还能看到许多专业的摄影,可是什么样的照片都很难有画作这样的摄人心魄的效果。艺术品之可贵,而且会越来越可贵,这是可以断言的了。

  我看到连达画的古建筑,虽然连达是很忠实地描绘,但由他的眼睛观察,用他手里的钢笔画出来,明显地和直观反映实物的照片不同。这里面有他废寝忘食的投入,风餐露宿的辛苦,栉风沐雨的奔波,他对古建筑的挚爱在这些生活细节里真实地体现,又从他的画笔下进入到每一根线条、每一个细节,所以他画出的古建筑就不同于照片和实物,就有一种力量,至少是让我心生欢喜的力量。

  连达在山西的乡野里很辛苦地画古建筑,他自己在书的前言里有一些涉及。我和他没有接触,他的艰辛和执着的许多故事,熟悉他的朋友可能知道,我无法由此来讲述他对中国古代建筑的挚爱。但是他的画起到了保护这些古建筑的作用,这个可以说一说。而且,这样的一种保护,是对他热爱古建筑的最好回报。

  我们做文物工作的人都知道,这个工作的核心就是保护文物。如果文物不存在了,也就是把我们有形的文化遗产流失了,罪莫大焉,于民族、于子孙都没法交待。保护的方式越来越多,不必细说,而保存详尽翔实的资料也是其中之一,这一点是没有问题的。文物本体由于不可抗拒的原因消失了,保存下它的资料和图像,至少后人可以从中了解一些东西。无法触摸到实体,固然遗憾,可是有它的图纸、记录、影像资料,子孙后代还是能通过这些资料接触到文化遗产,还能为他们接续精神血脉提供一些养分,刺激出新的创造灵感。

  保存资料当然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资料肯定不如实物,可是明显聊胜于无,而且这种保护方式不仅仅是无奈,其实也有很大的积极的成分在里面。即便竭尽全力地保存实物,将来大地上也不可能触目皆是古旧建筑,毕竟后来人需要新的生活设施,遗产只是生活内容的一小部分,用资料的方式保存也符合我们的传统,我们了解历史不是主要靠二十四史这样的文献资料吗?

  连达的古建筑钢笔画,严格地说不属于专业的文物保护的资料,可是我以为这也是一种形象资料,或者说是印象资料。打一个不恰当的比方,专业的保护资料如同正史,这样的印象资料就好像是野史。有很多人喜欢读野史,可以知道不少正史不载的细节和轶事。如果历史仅仅是宏大叙事,岂不是无趣得很?

  个人视角的印象资料,虽然只是古建筑外貌的描绘,却能给出一个鲜明的形象,配合文字记述的地理位置,就可以告诉后人一座古建筑的存在。连达的书,也是一宗古建筑的档案,后人读书即可意会,可以领略一种风貌,对于正式的古建筑档案也是不错的补充,在工程图纸和测绘记录之外,补足了它的意象景致,特别适合大众欣赏。因此也可以说是给专业之外的人士所建立的古建筑档案,是专门供大众查阅的古建筑保护资料。

  连达的画还有一个特点,我很喜欢。那就是对于古建筑的描绘,没有故意的美化,凡破败的门窗、扭曲的屋檐、散落的瓦顶以及在房顶瓦垄中长出的小草,都如实地反映,画作就是每座建筑在现时呈现的样貌。这也是迥异于工程图纸的地方。一座古建筑,或雄浑,或苍凉,或颓败,显示的是建筑生命的过程。

  建筑艺术之美,建筑师追求的是一个样式,而经由时间的打磨,大自然的形塑,却是另一个样式。我们从古旧建筑上感受到的荆棘铜驼之慨,与刚刚拔地而起的摩天大楼正好互相映衬,在一个平面上直观地展现出历史的进程。没有这样的对比反差,历史文化的厚重似乎就缺少了可以目睹的这个方面。

  在我们的土地上,体量最大的古建筑是长城。大家惯常游览的是八达岭长城,但是有很多人喜欢去没有人迹的野长城。其实体味长城之野趣,与品鉴荒村古寺是同一心境。连达用他的画笔描绘出了很多未经修缮的寺庙建筑,让我们享受卧游之乐,功莫大焉。这一点感想是我自己的意愿,个人情趣,与保护古建筑无关,写下来,或有同好可以共商。

 

 

 

 

(责任编辑:叶微)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登录
验证码:
共有0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主编信箱    |    在线投稿    |    版权
版权所有: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备案号: 晋ICP备11004517号
地址: 山西省太原市文庙巷33号 邮编:030001      电话: 0351-5259151      E-mail: kaoguhui_sx@163.com